| | | 百度
正在阅读: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2019-09-17 11:34来源:光明网
百度 在此时代危机之中,杨仁山曾萌发实业救国思想,然在他两度出访英、法,考察其政教与工业之后,杨仁山以为泰西各国振兴之法,均有两端,一曰通商,二曰传教。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网评论员:据媒体报道,32岁的中科院上海高等研究院副研究员李啸(化名)被自己的学生告上了法庭。事情起源于2015年6月欧洲化学出版协会旗下ChemCatChem杂志发表的一篇英语论文。在该论文中,李啸是第一作者,他当时指导的硕士研究生刘毅(化名)是第二作者。刘毅认为,李啸利用自己实验得出的数据撰写成稿,成为论文第一作者,侵犯了自己的署名权。于是,他将李啸告上法庭,希望法院认定自己是论文的第一作者。

  2018年5月,一审败诉后,原告刘毅不服,提起上诉。记者从上海知识产权法庭获悉,2019-09-17,此案二审开庭,当庭未宣判。

  从披露的信息看,这件事颇有罗生门之感。

  如刘毅诉称,李啸曾向其索要实验数据,并承诺“实验都是你做的,数据也都是你的,但你没写过科学论文,第一篇论文由我来执笔,会署你为第一作者”;刘毅称,他曾向法院提供了一段他与李啸的通话录音,通话中,李啸告诉刘毅,赵军等要做论文的通讯作者,自己不可能再当第三个通讯作者,所以让刘毅在这篇论文中“牺牲一下”。

  李啸辩称,刘毅及其他项目组成员在其指导下开展实验,实验数据由院方所有,并由该院所属的低碳中心师生共享,并非此项目专用。刘毅的导师赵军出庭作证时称,在该论文中,刘毅的贡献在于实验部分;其第二导师李啸参与提炼论文中心论点,设计实验,撰写了论文的大部分内容;论文的署名顺序经讨论决定,投稿前曾发给每个作者审阅,刘毅未对署名顺序提出异议。

  该案二审尚未宣判,是非曲直仍有待法院厘清。但至少提出了学界的一个公共话题:一篇论文里,导师该怎么署名?无论具体在该案中细节如何,这一尚未完全厘清、潜规则与学术常识交织的话题,才是这起纠纷产生的起点。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在该案中必然埋有潜规则的线索,但这一话题之所以在互联网上引发广泛讨论,至少说明署名次序已成为一种困扰,尤其是学界新进入群体,苦此久矣。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检索相关话题,类似求助、询问、吐槽乃至控诉都不少见。从常识来说,自然是作者是谁就署谁,这本不构成问题。麻烦的是,一篇论文背后,是一种学术生态,也是一个权力结构。在这种结构中,学生与导师的博弈能力显然是不对等的,学生在校期间,诸多关键环节都卡在导师手里。那么论文署名,很多时候就是这种权力结构的纸面演绎,署名次序,与酒宴中的论资排辈类似。因此怎么署名,变成了学生与导师之间彼此试探、互压筹码的结果,争议也多由此而起。

  外在环境也助长了类似风气。2016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郑磊跟他带的硕士生合写了一篇论文准备在国内一家核心期刊发表,内容和格式都经过了编辑的审核,但是到了最后一步,期刊主编却突然提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只能留下老师一个人的名字”。几番沟通未果后,郑磊作出一个决定:“只要不让学生署名,我就只能撤稿!”

  遇到郑磊老师是幸运的,但此事之所以能构成新闻,恰在于他挑战了学术圈的“嫌贫爱富”的整体风气。这种环境,恰也扭曲了在署名一事上行为模式。对于期刊来说,自然期望刊发有学界重头人物牵头的成果,不乐意有“身份不高”者出现在于作者一栏;倘若导师、期刊两相合谋,那么学生自然容易沦为这种学术生态的底层。

  平心而论,在前文所引的具体案例中,未必就必然存在着类似的学术压迫。以具体案例为切入口,也不妨跳出这个案例,看一看学术环境的整体水面,是否淹没了一些常识与公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个税App上线,也得注重用户体验

论文里导师“挂”在哪,该认真讨论下了

[ 位置: 首页> 时评频道> 光明网评论员 责编:王营 ]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技术失误”

  • 天价咨询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此话题刺痛眼球的,恐怕不仅在于有没有必要报校外午托,更在于5000元的高价。这笔钱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确实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2019-09-17 18:05
从中央环保督察和地方问政平台所曝光的案例来看,一些违法侥幸心理和长期以来的监管积弊,还未被完全破除。反映出来的,不仅仅是环保监管乱象,本质上还是作风、政风问题。
2019-09-17 18:05
降低机场房屋和场地的租金价格,从而促使机场商家降低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实现让利消费者,对于机场商户和机场经营管理方来说,都不是件坏事。
2019-09-17 18:06
如果说对继续教育学时学分的严格要求是对执业药师能力的“充电”和责任的压实,是为用药安全上保险,那在“以钱开道”的逻辑下闸口大开,难免会让用药安全关口失守。
2019-09-17 16:29
由于在道路上的违停和在公共绿地上的违停侵害的是不同法益,受不同的法律调整,也就不能简单地将两者的罚款仅作金额大小的对比,进而得出在公共绿地上违停处罚过重的结论。
2019-09-17 11:17
禁止“二选一”不妨绕过反垄断法上的争议。各方无须坐等,有必要以现有法律为武器,执法者严格执法,权益受损者依法维权,形成合力,实现对“二选一”不法行为的严厉规制。
2019-09-17 11:16
保护、鼓励医护人员工作外救人,实际上也是对公众利益的保护。构建科学、规范、高效的见义勇为全国统一认定制度,大力加强见义勇为人员及家属权益保障工作,势在必行。
2019-09-17 11:15
对于信息技术和AI产品,全球有社会责任感的研发人员和公司早就深有同感,如果只是把新产品的研发和新技术的应用当作赚钱的工具,势必造成社会的混乱、失序。
2019-09-17 18:50
有权管与乱管不是一码事。需要厘清的一点是,“对孩子负责”的苦衷,不能成为胡来的借口;即使打着“为你好”的旗号,也要守好规则。
2019-09-17 18:50
当我们对“绿化带停车3小时被罚三千多元”的正常执法个案无比新奇时,实则也意味着有关法律规则的常态性虚置。为此破题,深圳的做法可说在正反两方面为其他城市提供了镜鉴。
2019-09-17 18:50
招聘教师固然需要考虑应聘者的身体条件,但“一刀切”太粗暴,盲人老师教授盲人学生是顺理成章、两全其美的事情,何必参照公务员的体检标准?
2019-09-17 18:50
可以用脚投票的消费者,眼睛终究是雪亮的。关涉公共健康和安全的食品行业,先得守住食品安全的绝对底线,才能再去谈品牌营销。轻视产品质量,再火爆的“名气”都会被砸掉。
2019-09-17 17:46
地铁“女士优先车厢”并不等于“女士专用车厢”。如果明确“女士优先车厢高峰时段限制男士乘坐”,过度仰仗立法所带来的强制性支撑,也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2019-09-17 14:19
这些APP实际上是利用消费者的信息弱势地位和消极维权的心理,达到自己误导、强制、欺诈消费的非法目的。但随着公众法治意识和维权意识的不断提升,用户终究会“用脚投票”。
2019-09-17 14:17
短视频平台内容评价和推荐标准必须要引入风险考量。明明带有诱导风险的内容成了“爆款”,却无足够的风险提示,引发不当模仿造成伤害,要求平台承当相应责任并不冤枉。
2019-09-17 16:28
破解家长的安全焦虑技术手段并非唯一的办法。我们不能运用“阴暗想象”和“丑闻思维”,先入为主地断定幼儿园心虚、胆怯,而要读懂家长要看监控被拒背后的人文关怀。
2019-09-17 12:29
对于经典艺术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解读。如今对经典作品进行改编、解构的现象比比皆是,并不一定会对原作造成负面影响,反而可以拓展作品的社会意义和价值。
2019-09-17 12:28
环境考核越来越严,环保部门面临非常大的考验。越这样,越应该细致稳妥,精准治污,在治污和民生之间寻找平衡,而不是试图营造“呼吁治污就可能连饭都吃不上”的冲突图景。
2019-09-17 11:31
近视患者不妨在专业眼科医师指导下选择合适的眼镜佩戴。眼镜生产成本并不高,国内市场繁荣,即便不是所谓的“暴利”行业,也应该对患者存有敬畏之心,不断加强服务品质。
2019-09-17 11:33
千人队伍只配备一个专业医生,以及十几个只接受过户外急救技能培训的志愿者。主办方如此的保障水准与最初的承诺,相差甚远。没有备案、救援保障不力等问题,都值得追问。
2019-09-17 15:15
加载更多
百度